【萧齐艳史】第三章 神山之主(十五)(十六)

作品:《萧齐艳史

    作者:云渐生

    2019年10月21日

    字数:4496

    (十五)

    云知还边听着她的诱人呻吟,边卖力耸弄,兴致正高,不料忽然没声了,他

    凑前一看,只见她蹙眉咬唇,捷毛乱颤,脸上露出春情难耐的神色,却就是不肯

    开口,显然是在跟自己作对呢。

    他暗觉好笑,手放开了她的嫩乳,握着她的纤腰按在草地上,使她的雪臀翘

    得更高,肉棒在玉肛中急耸数十下,拔出来,又飞快地刺进微微潮润的小穴里,

    急耸数十下,如此双管齐下,轮流开花,终于弄得她娇呜不断,难遏难止。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哪里想过男女之事还可以这么弄,两个小洞都被身后的男人用大棒子

    急速耸刺着,每次间隔不超过十息,羞耻感在心底迅速积累,渐渐地不只本就敏

    感的后庭里又酸又麻,连前面的小穴也慢慢恢复了知觉似的,开始麻痒,泌出花

    汁来。

    云知还立即感觉到了,更是兴奋如狂,胯下巨龙熟极而流,转换阵地时几乎

    没有任何耽搁,在两个小洞里疯狂进出,倒海翻江。

    一时间,「啪啪啪」肉体的撞击声、「唧唧唧」浆水的淫响声、「啊啊啊」

    女子的呻吟声,在这神山之上交相呼应,连绵不绝,勾人魂魄。

    两只小洞给人的感觉绝不相同,一只滑腻软嫩,一只粗糙紧致,火热的肉棒

    在两者间轮流进出,快美相互叠加,直让人销魂蚀骨。

    云知还再忍不住,一手抓着一只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的手臂,把她香汗淋漓的娇躯拉了起

    来,紧紧地搂在怀里,底下进出如风,一连耸了百余下,极致的快美汹涌而至,

    不由低吼一声,在她的菊肛里剧烈喷发出来。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的玉首后仰,抵在他的肩头,修长白皙的身子阵阵酥颤,两只嫩乳抖

    出一片雪浪,炽热的鼻息呼呼地喷到云知还的脸上,眼睑微垂,颊如霞染,模样

    甚是迷人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云知还渐渐缓过来。他拔出湿乎乎的肉棒,把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的身子转

    了半圈,低头朝她腿间一看,不禁咦了一声,惊讶道:「居然还没喷水儿。秦仙

    子,都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,我怎么感觉你是反过来了呢?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道:「传说女娲娘娘抟土造人,才有了人类的祖先,倒是未曾听过什

    么女儿是水做的骨肉。」

    云知还笑道:「这是凡人间流传的一本小说里写的,秦仙子孤悬海外,没有

    听说过也很正常。」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,估摸着快到巳时了,又往远处望了一

    眼,只见鸥鸟盘旋,海天一色,无穷无尽的蔚蓝扑入眼帘,不由胸中一阔,生出

    一股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豪情来。脑中转过数个念头,对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笑着道:「风景这

    么美,不如我们玩个新鲜花样,衬一衬这风光如何?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道:「随你。」

    云知还道:「那我就不客气了。」从芥子里取出一面带支架的大镜子,朝东

    边大海立着。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想起他刚才拿出的桂花油,忍不住问道:「你怎么会带着这么多乱七

    八糟的东西?」

    云知还道:「如我等好色之徒,增加闺中情趣的各式物品,自然是到哪都准

    备齐全的。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看着镜子里自己清晰的影像,道:「这镜子是做什么的?」

    云知还笑道:「你等下就知道了。」施法招来清水,把下身洗干净了,走到

    她面前,挺着根斜翘向天的大肉棒,道:「秦仙子,麻烦你把嘴张开。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微微吃了一惊,这才知道他竟然是要把这根东西在镜子前弄进自己嘴

    里,她迟疑了下,随即镇定下来,面色如常地张开了水润的唇瓣。

    与之对应,镜子里也出现了一个圆张朱唇、香舌隐现、面颊如玉、浑身赤裸

    的绝色美人。

    云知还心中一阵激动,一手扶着她的螓首,一手捏着阳物根部,把绷得

    亮红的大龟头送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「唔,呜……」双唇被火热的棒身大大撑开,舌面被棒端顶着轻柔磨弄,秦

    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感觉自己双颊发烫,脑中渐渐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云知还故意使她的秀脸斜对着光滑的镜面,所以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看到

    紫红肉棒在自己口中缓缓抽动的情形。

    镜子足够大,把远处丰茂的树林、阳光闪烁的海面、碧蓝如洗的天空,一一

    映照了出来。如画的风景间,是一个姿容绝世、淡雅如仙的女子,裸着一身白腻

    无暇的肌肤,张着玫瑰花瓣似的薄唇,呜呜嗯嗯地挨受着男人肉棒的挺弄。她的

    雪脸上泛着迷人的嫣红,美目半开半阖,口角处不时流下几线清亮的唾液,狼狈

    中又透出一丝凄艳。

    云知还的肉棒被她柔软的双唇和口腔紧紧包裹着。敏感的龟头顶磨在她滑嫩

    的香舌上,有时兴致来了,他便故意偏开去,在她雪白的脸颊上弄出一个狰狞的

    凸起,牵着她的一只玉手在外面不停摩挲。

    生理和心理的极度刺激,使云知还渐渐疯狂起来,双手捧着她的螓首,肉棒

    急进急出,把她的小嘴当成了玉穴,快速抽耸。

    「呜,呜呜……咳、咳,呜呜……」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忍不住开始呜叫,有时被他深深

    地顶进喉管里,更是窒息一般呛咳起来,秀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云知还到底还没有失去理智,总是在她快要受不了的时候,及时抽出来,待

    她喘息完毕,再送进去顶弄。

    可是即使如此,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也已快到了极限。云知还的肉棒进到最深处时,连小

    腹都贴到了她的脸上。蜷曲的阴毛扎在她的唇上,带给她极度的羞耻感。原本没

    什么味道的肉棒,马眼处分泌的液体越来越多,把她的唾液慢慢变得腥咸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把它们吐出去,云知还却老拿那根大棒子去顶她的喉关,喉关禁受不住刺激,

    稍一打开,便咕嘟咕嘟咽下好几口咸液。那些液体落到胃里,阵阵羞耻的烘热感

    从体内往外发散,浑身肌肤都泛起了诱人的粉红色。

    云知还站在她面前,随着腰胯的动作,脚自然而然地贴在她的腿间,忽然感

    觉脚背肌肤一暖,被一小股粘液浇了一下,知道她已经情动难耐,心中一动,起

    了一个邪恶的念头,翘起大拇趾,轻轻一送,插进了她的小穴里。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浑身一震,一股强烈到无法形容的羞耻感席卷全身,心间脑海不知哪

    个地方咔擦一响,封印破裂,积攒已久的快感汹涌而至,玉颈猛地后仰,「啊啊

    啊啊」亢声呻吟着,穴内阵阵收缩痉挛,竟是夹着他的脚趾喷起水来。

    云知还的脚趾好像踩进了一个软嫩紧致的水坑里,瞬间被稠滑的浆汁浸得湿

    透了。他见到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脸上有如春花怒绽欲仙欲死的表情,心尖一颤,被她脖颈后

    仰甩脱在外的肉棒向上猛地一翘,大股精浆决堤而出,喷得她满脸白浊。

    &nbsp發頁4F4F4F,C0M

    \u5730\u5740\u767c\u5e03\u9801\uff14\uff26\uff14\uff26\uff14\uff26\uff0c\uff23\uff10\uff2d

    (十六)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本能地闭上了眼睛,高潮过后的身子软绵绵的,鼻翼不断翕动,呼呼

    地喘着气儿,绯红的玉脸扯浆挂水,煞是淫艳。

    她虽然看不到自己脸上的情形,但是液化的精水在脸部肌肤上缓缓流淌的感

    觉,还是让她无比羞耻,充斥鼻间的腥膻的气息,更是让她逃无可逃,在脑海中

    激起一个个古怪而淫靡的想象。

    云知还射得酣畅淋漓,双腿微微发软,他还是第一次把阳精射到女子的脸上,

    还是这么一个貌若天仙气质超凡脱俗的女子,心满意足之余又觉得有一点荒唐,

    好像这一切都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虚幻感在他心中只停留了一瞬,便迅速褪去了,他看了看满脸精水软坐于地

    的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,和镜子里映出的绝美风光,心想:也该让她看一看才对。从地上捡起

    一件白绸小衣,替她擦了擦眉眼上沾着的粘液,嘴里笑道:「秦仙子,可以睁开

    眼睛了。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睁眼一看,镜子里坐着一个雪肌泛粉、玉面流春的美貌女子,她秀发

    蓬散,眉梢眼角晕润如化,熟悉中又透出一丝陌生,不禁心中一震:这人是谁?

    随即意识到镜中坐着的正是自己,不由道心颤晃,思绪陷入一片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云知还见她望着镜中的自己怔怔出神,也没有多想,从旁边的池子里招来源

    源不断的清水,为她冲洗脸面、身子。

    凉水兜头浇下,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一个激灵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清亮的水流不断落下,她雪白的身子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,渐渐地从精

    浆汗渍中伸展出来,又恢复了那种洁净出尘的气质。

    云知还把自己也洗干净了,坐到她背后搂着她,问道:「怎么了,你刚才在

    想什么?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摇了摇头:「刚才我好像抓住了什么,可是心里太混乱了,最后又让

    它逃走了。」

    云知还脸贴过去,一阵耳鬓厮磨,温柔道:「那就再等等,迟早能抓住它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云知还一手握揉着她胸前嫩乳,一手伸到她腿间,梳玩她茂盛的阴绒,嘴上

    也没闲着,不时亲亲她的脸颊和耳垂,不一会儿,听到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的呼吸声明显变得

    急促起来,便问她:「现在感觉如何?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道:「封印好像破掉了,身体变得很敏感。」

    「嗯,那就让我们开始疗伤吧。」

    云知还扶着肉棒正准备刺进她小穴里,忽然从镜子里看到她的两片花唇几乎

    完全被耻毛遮住了,不禁又停下了动作,想了一想,从芥子里取出一把锋利的小

    刀,在她耳边笑着道:「你底下的毛发太浓密了,我帮你清理一下。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无所谓地道:「你想怎样就怎样吧。」

    云知还便侧过身去,把她两条瓷滑美腿大大分开,用刀子小心翼翼地剃她私

    处的毛发。

    冰冷的刀锋一次又一次落下,黑亮蜷曲的燕草纷落如雨,镜子里渐渐映出了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雪白微鼓的阴阜和两瓣色泽浅淡、线条优美的花唇。

    云知还把小刀举到两人面前,轻轻吹掉上面沾着的一根足有食指长短的阴毛,

    笑着道:「大功告成!」低头往她花底一看,见穴口处流了蜜液出来,像是熟透

    的桃子渗出一点甜汁,顿时有些口干舌燥,便把刀子丢回芥子空间里,扳过她的

    脸来接吻,啜饮她口中的香涎。

    亲了好一会,云知还放开了她,抱着她雪滑的身子坐到自己腿间,对准了肉

    棒,往下重重一按。

    「唔!」恢复敏感的小穴被一下子贯穿,塞得满满的,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喉间不由自主

    发出一声呻吟。

    云知还把她的两条长腿曲起分开,自己双手撑在身后地面,道:「这次换成

    你自己动如何?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本来对一切都无可无不可的,这时在镜中清晰地看到自己裸着身子跨

    坐在云知还腿间,小穴里插着一根巨大的肉棒,晶莹如玉的花唇被迫张成一个紧

    绷的圆形,心里竟有些害羞起来,僵凝着身子,一时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云知还脸上故意作出奇怪之色,道:「秦仙子,你怎么了?快动啊,我们的

    时间不多了。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暗暗咬了咬牙,手扶着云知还的膝盖,螓首微垂,柳腰款摆,一下一

    下生涩地套弄起他的肉棒来。

    云知还一会看看她白皙浑圆、在自己腿间上下弹跳的雪臀,一会探出身子,

    去看镜子里映出的美人娇颜、胸前晃动的如雪波光,下身结合处的的美景自然也

    不能放过,恨只恨自己没把华矜的技能学过来,好永远记下这令人魂销的绮丽画

    面。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在云知还身上起落了百多次,动作渐渐熟练,有意引导之下,穴内痒

    处每每被棒端戳中,快美纷至,不禁气喘吁吁,手酸腿软。

    云知还见她套弄的速度慢了许多,知道她快不行了,便跪坐起身子,顶着她

    膝行到镜子前,伸手到她胸口,捏握住两只嫩乳,轻声命令道:「把头靠在我肩

    上。」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依言螓首后仰,靠在他肩头。

    云知还盯着她脸上表情,腰胯微退,又狠狠地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轮抽耸势大力沉,速度快得不可思议,十数息之间,粗长的肉棒便在她

    体内进出了几百次,「啪啪啪」地肉体撞击声连成一片,几无间隔。

    秦迟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第一次高潮是被脚奸的羞耻感送上去的,这回却是实打实地快美汹涌,

    她的双唇再也抿不住,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,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!啊

    啊!呜!呜!」娇躯乍绷乍酥,忽地全身一软,摊靠在云知还肩头,花径剧烈痉

    挛着,喷出一股又一股粘稠的花浆。

    云知还花了一个多时辰,终于把她插得丢了身子,无限欢喜之下,便也射了

    大股阳精给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身体暖热渐消,云知还把她的秀脸扳过来,嘴对嘴地渡了真元过

    去,总算是完成了今天的第一次修炼。

    当气流在两人之间转过几圈,最终

    消散时,云知还能明显感觉到,自己体内

    的真元纯净充盈了许多,这却是意外之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