牡丹花下(12)

作品:《牡丹花下

    牡丹花下·第十二章·我想要

    2019-10-21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~~”见苏木听话的喝下了那杯香槟,骆远的脸上这才重新绽放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喝起来是不是感觉和果汁差不多,来再陪我喝上喝上几杯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不由分说地又为苏木手中的那个高脚杯重新倒满了酒。

    苏木本就不是王艳那样长袖善舞的交际花,临来的路上又被王艳反复叮嘱过千万不要得罪骆远,这时没了王艳这根主心骨,只能硬着头皮再一次喝下了杯子里的香槟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这种香槟酒,真的好像没有什么度数似的,两杯酒入腹,苏木并没有产生什么醉意,反倒是全身上下渐渐地生出了一股子暖流,说不出的舒服惬意。

    当骆远起身准备再给苏木斟上一杯酒时,苏木终于鼓起勇气用自己的手挡住了杯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骆总,我真的不能再喝了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~~”望了一眼苏木脖颈处正在不断向上蔓延地红晕,骆远的嘴角忍不住向上翘了翘,倒是没有再强迫苏木喝酒。

    放下了手里的香槟,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,开始和苏木东拉西扯起来。

    苏木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意,不断地陪着骆远说着话,可是身上先前那股子暖洋洋的热流,却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地转变成了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燥热感。

    仿佛有一条熊熊燃烧的火蛇,正顺着血管在苏木的身体里到处钻来钻去似的,不知不觉间她全身上下的皮肤已经变成了最诱人的粉红色,就连原本清澈的目光也慢慢浑浊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上穿着的那些轻薄的衣物,好像变成了一道道沉重的枷锁,让苏木觉得说不出的难受,恨不得伸手将这些累赘全都撕个粉碎才痛快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?苏小姐?”坐在苏木对面的骆远轻轻呼唤了两声,不见苏木的回应,干脆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,一步一步走到了苏木的身边。

    伸出手轻轻摩挲着苏木的肩膀,让她的身体一点一点靠向自己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你怎么了?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啊?要不然我把送到楼上休息一下吧”

    仿佛是察觉到了骆远的动作,苏木慢慢地抬起了头,只不过此时的她,眼睛里只剩下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‘嘿这药还真管用~~’骆远看着倒在他怀里一眼柔顺的苏木,脸上渐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今天事态发展的超乎他想象的顺利,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,那头大奶牛王艳好像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溜走了,十多分钟都不见回来,否则此时倒在他怀里的可就不止苏木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‘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,虽然跑了王艳那个大骚货,却意外得到了苏木这样一个小美人,一会儿上了楼,嘿嘿嘿~~’

    骆远满脑子正想着一会儿将苏木架到房间之后,该怎么样尽情玩弄,却没注意到倒在他怀里的苏木,眼中的迷茫正在逐渐地被一丝丝精光飞快取代着。

    蓦的一只柔若无骨的手臂,轻轻地环住了骆远的胯部,紧跟着一只细嫩的小手便直接按在了骆远两腿之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正满心意淫着苏木的骆远,猝不及防地被人按住了要害,浑身上下猛地打了个激灵,裤裆里膨胀到了极限的鸡巴,差一点就忍不住直接射在内裤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你怎么醒了?”骆远好不容易忍住了射精的欲望,低头一看才发现苏木正媚眼如丝地冲着他大送秋波,顿时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今天下在苏木酒杯里的春药,可不是头一回用了,之前那些被下药的女人,哪一个不是欲火焚身,昏昏沉沉迷迷瞪瞪的任由他骆远摆布操弄。

    眼前的苏木还是他遇见的头一个,被他下了药之后,短短几分钟就能恢复了意识的女人。

    ‘该死的,那药该不会是过期了吧,出门之前我真应该好好检查检查的’心里这么一慌,骆远下面那根东西,迅速疲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我的好哥哥,你不喜欢我醒过来么~~~”倒在骆远怀里的苏木一脸娇痴,边说着边用小手轻轻地隔着西裤揉弄了几下骆远的阴茎。

    被她充满魔力的小手这么一弄,骆远的鸡巴里好像注入了几十吨吗啡似的,迅速地重新膨胀变粗,直到将骆远的西裤刚刚的顶起一个帐篷为止。

    &nbsp發頁4F4F4F,C0M

    \u5730\u5740\u767c\u5e03\u9801\uff14\uff26\uff14\uff26\uff14\uff26\uff0c\uff23\uff10\uff2d

    “哦~~”骆远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,自打高中毕业之后,他仗着家里有钱四处玩弄女人纵情于声色,身体早被酒色掏空了,即便是和女人做的时候,下面那根东西也始终外强中干。

    都不记得自己有多长时间,没像现在这样又硬又热了,哪怕是以前把炜哥当糖吃的时候,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干劲儿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声压抑不住的呻吟,顿时吸引来了周围几桌疑惑猜疑的目光,如此一来反倒是骆远这个花花公子吃不住了,赶忙伸手按住了苏木那只正在作怪的小手,脸上写满了尴尬,眸子里却满是炙热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哥哥,难道说我给你揉的不舒服么?”苏木娇滴滴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舒服倒是舒服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希望我像现在这样醒着帮你弄呢,还是希望我像之前那样昏过去呢?”

    ‘tmd这种事当然是醒着弄才更痛快了,你说我之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苏木这么的骚媚淫荡呢,要早知道她这么容易上手,鬼才会费工夫给她往酒里下药呢。’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骆远只觉得身体越发火热了起来,汹涌翻滚的浴火好想要把他烤熟了似的,如果不是两人还待在酒店的餐厅,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之下,骆远恐怕早就忍不住纵身将苏木扑倒,好好地爽上一爽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喜欢妹妹你醒着了,不过在这个地方好像不大合适吧”

    “哥哥不喜欢在这里弄么,我还以为你喜欢刺激呢,放心我弄得时候绝不会让别人发现的”‘苏木’诱惑无比地说着,说实话只要她愿意,哪怕骆远和她躺在桌子上草翻了天,餐厅里其他用餐的顾客,也休想发现什么异常,甚至于那些所谓的监控,也捕捉不到她任何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洛哥哥你更愿意带我上楼,去你开好的房间里面好好玩个够呢?”

    “你你愿意跟我回房间?”骆远已经完全被从天而降的性福弄蒙圈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愿意了,今天多亏了洛哥哥你帮忙,否则人家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醒过来呢,一会儿到了房间里面,人家一定好好地伺候报答你,一定会让你全身上下都舒服得透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咕哝~~”骆远狠狠地咽了一口吐沫,虽然他不大明白苏木说的那些‘苏醒’到底是什么意思,因为因为刚才分

    明是他下药把苏木弄晕的,可现在他有限的头脑,早已经顺着全身的血液留到了裤裆里面去,只要能好好地跟苏木草上一场,旁的事情都不在他思考的范围内了。

    “好妹子,你真是要了哥哥的命了,哥哥这就带你上楼这就带你上楼!!!”骆远被苏木撩拨的差点就要原地爆炸了,顾不上自己那高高撑起的裆部,当下就一把拽起了苏木,准备带着她去自己之前开好的那个房间。

    可苏木却偏偏轻飘飘地甩开了他的胳膊,好像有些羞涩似的不肯拉扯,只是不近不远地跟在骆远身后。

    从餐厅到客房,不过短短地几十米路程,在骆远看来却好像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似的,刚一走进电梯他便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抱苏木。

    然而苏木好像变成了一根虚不受力的羽毛似的,无论骆远在电梯里如何的努力,她总是能轻飘飘地避过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走进客房,身后的房门“彭”的一声紧紧关闭后,苏木才带着无限的风情,主动跳到了骆远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妹妹~~可可想死哥哥了快快让哥哥好好亲亲你抱抱你~~~”骆远好像一个快要渴死的人,才刚一接触到苏木柔软的身边,便情不自禁地用胳膊死死搂住,一张大嘴不管不顾地啃上了苏木花瓣般娇嫩的嘴唇,拼命在上面又吸又舔起来。

    而苏木呢,也没再去躲避,反搂住骆远的身体,热情地回应着对方的激吻,只是那满脸春意的俏脸上,一双眼眸却始终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当她的香唇和骆远的大嘴紧紧贴合,两人的舌头相互紧紧缠绕地时候,一丝丝奇异的吸力从苏木檀口紧深处发出,而随着这一丝吸力,点点光华慢慢地从骆远的嘴里和舌头上被吸了出来,开始朝着苏木这边飘来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等那点点光华真正融入苏木的身体,她檀口深处的吸力就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时‘苏木’的眼眸中明显闪过一丝青气,被镇压在禁坛之中千余年,她原本的精元早已几近枯竭,后来好不容易吸食到了一些精气,却又大多浪费在了这具单薄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昨天在苏木走到市公安局门口时,躲在苏木身体里的她,更是被一股子奇特的立场差点伤了本命精魂,现如今好不容易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却发现自己竟然衰弱到,连一些最简单的吸纳之法,都无法顺畅使出了。

    ‘我要更多的精气!无穷无尽的精气!!!’‘苏木’的内心愤怒地咆哮着,然而现如今天地精气枯竭,她想要获取精气修补精元似乎就只剩下那一条路了。

    “好哥哥,我想要了,快点给我吧~~~”苏木缩回了自己的舌头,伸手就去解骆远上衣的扣子。

    “好妹妹,咱们先一起去洗个澡吧。”另一边骆远的手自然也没有闲着,很快就解除掉了苏木身上单薄的衣物,抚摸着那娇嫩的少女肌肤,心头愈发的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嘛~~我现在就要~~我喜欢洛哥哥你身上现在这种味道,难道说洛哥哥你不喜欢我身上的味道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~我的好妹妹,你全身上下简直香极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哥哥你还在等什么呢?快点来爱我吧~~我想要~~~~~”